新闻资讯
鸡急!18元一只鸡一天才买出一只 鸡苗绞碎喂鱼(图)
发布时间:2021-05-05
  |  
阅读量:

  55只大活鸡才卖了100元,平均一只鸡1块8毛,而一斤菜心都要卖10元;批发市场生意差的时候一天才卖1只鸡;种鸡场停业,30万只鸡苗被惨无人道地以绞碎后煮熟喂鱼的方式销毁;鸡饲料过期了仍无人问津,同时饲料店被养殖场主欠债300万……记者连日采访发现,受H7N9禽流感疫情的影响,广州家禽行业从生产到销售都遭受重创。业内人士呼吁政府部门适当补贴家禽行业,助他们走出阴霾,重新创业。

  老谢之前养了3万只鸡,但每天饲料就要1.5万元,于是迅速处理了2万只,以减少损失。

  12日上午,记者在广州最大、也是华南地区最大的江村家禽(三鸟)批发市场看到,偌大的市场除了几辆车和档主外,鲜有人前来批发“三鸟”(鸡鸭鹅),整个市场空荡荡的。

  “清明节那天是转折点。”来自湖南衡阳的阿辉(化名)告诉记者,他是2月14日正式入场做活鸡批发生意,主要批发湖南土鸡和清远走地鸡。经过一个多月的打拼,生意走上了正规,“生意最好的时候一个早上就可以批发出去8000只鸡。”然而,一切在4日那天逆转。

  阿辉告诉记者,他一直关注着上海、浙江、江苏等地的H7N9禽流感疫情,但一想到那里距离广州还很远,又恰逢清明节,活鸡批发应该不会受到影响。但现实不仅超乎想象,而且远比想象残酷。“8天过去了,总共才卖了500只鸡。”阿辉苦笑着说,最差的一天才卖了1只鸡。

  鸡难卖价格也贱。阿辉告诉记者,以前一只鸡可以卖15元一斤,现在一只卖15元都少人要,卖一只鸡要亏几十元。短短几天,就亏了近3万元。为节省开支,阿辉辞了3名工仔,他和妻子打理生意,因生意不好,妻子呆家里。阿辉也不愿意她来:“卖不了急,卖便宜了哭。”

  “我现在都不喂它们了。”阿辉指着鸡档里的1000多只鸡说,能卖掉的不管亏多少钱都愿意卖掉,卖不掉的就让它们饿死,“还能省下饲料钱”。

  “我今天卖了55只鸡,一共卖了100块钱。”来自湖南衡阳的晓军(化名)告诉记者,眼下卖鸡不能想着赚钱,而是尽量减少损失。晓军称,他来江村家禽(三鸟)批发市场做生意已经6年了,以前赚的极有可能这次全赔进去。

  应对:一只鸡每天吃五毛钱饲料,为避免亏得太多就“突击”卖鸡,但卖一只鸡亏12~15元

  “可不可以申请破产?如果可以我就申请破产。”一见到记者,老谢劈头就问了记者一个问题。老谢是从化市太平镇高埔村人,在村里租了一个果园养鸡,共有3万多只鸡,现在只剩下1万多只,2万只鸡被“突击”卖掉了,“一只鸡3斤多,就卖10块一只。”老谢向记者诉苦说,一只鸡卖10块,平均一斤也就3块钱,而他们村里的菜心都卖到了10块一斤,一只鸡的价钱就和一斤菜心一样。

  “卖一只鸡要亏12到15块钱。”老谢说,他养的鸡是放养的,一般65天就必须卖掉,否则就会亏本,养得越久亏得越多。3万多只鸡已经养了70多天了,为避免亏得太多,他就“突击”卖鸡,不到5天的时间就卖了2万多只。

  “一只鸡一天起码要吃5毛钱的饲料。”老谢给记者算了一笔简单的账,3万多只鸡光吃饲料一天就要吃掉1.5万元,“光吃掉的饲料就亏不起。”为此,老谢十分担心果园卖剩的1万多只鸡的前途和命运,希望能尽快将它们卖掉,卖一分钱能少亏一分钱。

  陈先生在钟落潭开有一个鸡苗孵化场,200多平米的厂房里共有24个孵化房,一次能孵化3万多只鸡苗。但记者昨日在现场看到,孵化场已停工,不要说鸡苗,就是一枚种蛋都没有见到。

  “鸡苗现在1毛5都没有人要。”在白云区钟落潭开孵化场的陈先生告诉记者,无奈之下,他就狠心将鸡苗销毁掉:绞碎后煮熟了拿去喂鱼。4月初至今,他已先后销毁掉近30万只鸡苗。

  “一只种蛋就要1.65元。”陈先生和记者算起了账,每只鸡苗要卖到2.1元才有钱赚。据介绍,陈先生和20多个养鸡场有生意来往,但因近来市场行情不好,养鸡场停止向他购买鸡苗。鸡苗卖不掉,就只好销毁处理。“光鸡苗就损失了近50万”。

  因为没了生意,陈先生暂时辞退了3名工人,这样每月至少可以节省1.5万元的人工开支。虽然和工人约好了,等生意有起色了再请他们回来,但生意何时才有起色,陈先生心里并没有底。

  由于鸡、鸭、鹅等家禽难卖,不少卖家禽饲料的专卖店受到牵连,不仅已被饲养场订购的饲料无人来拉货,一些过期了的饲料仍无人问津。“我们店的饲料销售量起码萎缩了三分之二。”从化太平镇一家饲料店的老板朱先生告诉记者,受销量骤减影响,他店里有14包中鸡饲料和23包小鸡饲料已过期10来天了仍没有卖出去。因为厂家不接受退货,近6000元的货款损失只能自己承担。

  不仅如此,由于鸡场的鸡卖不出去,没钱付货款,他们店已被拖欠近300万元的货款。

  “如果要喝生鸡血我也敢喝。”江村家禽(三鸟)批发市场的鸡档老板阿辉对因禽流感而不敢吃鸡感到十分不解。他告诉记者,家禽得病十分常见,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。他希望政府部门的领导站出来,“带头吃鸡”。

  陈先生从1991年开始办厂做鸡苗生意至今,包括2003年的非典在内,他曾先后经历了5次禽流感的“打击”,但这次打击最重,因为所有的成本都涨了,“以前的积累毁于一旦”。

  同在从化太平镇养鸡的老谢告诉记者,从鸡苗到饲料再到人工,现在的成本都高了好几倍,一次H7N9不仅让20年的努力白费了,而且老本都亏了进去,“如果没有政府部门的补贴,很多人根本没有能力翻身。”谢民坦承,政府补贴,不求回本,只求有钱重新起步。

  记者在江村家禽(三鸟)批发市场了解到,不少人趁H7N9来袭家禽价格走低时抢购家禽,然后放在家里养着慢慢吃或等到市场价格反弹时再卖。记者亲眼看到,一对来自花都新华镇的夫妇开着面包车,在该市场以5元一斤的价格购买了20多只海南文昌鸡。据档主反映,平时这些文昌鸡可以卖到10到15元一斤。

  “以前八成鸡是买走宰杀,两成是先养着然后卖。”老谢告诉记者,他养的3万多只鸡,大部分是被附近的村民以及闻讯而来的顾客买走的,这些鸡被买走后再圈养,等到价格上涨了再卖就可以大赚一笔。

咨询电话
400-888-8888
公司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邮箱:admin@admin.com
淘宝店铺:
Copyright © 2020-2035 摩登V注册 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